如何评价虐心的电影《无人知晓》?


如何评价虐心的电影《无人知晓》?

日文原名是“誰も知らない ”,即,谁都不知道的意思。

这是我看过最虐心的电影,到凌晨毫无困意。整整两个半小时,我没有一点犯困,最后是端正地坐在沙发前沿儿上看完的。回到卧室看到床上大字型熟睡的闺女,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躺在床上半天没有睡着,心情无比低落。

我觉得,我这辈子不想再看第二遍。。。虽然我给这部电影五分好评。

影片开头说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,查到了原故事,才发现,真实故事比电影更加虐心,更加现实残酷。我本以为导演加了戏剧元素才显得这么压抑,原来现实社会更加让人无法直视。

没有眼泪的虐情

整部片子没有人哭过,印象中有过一处瞬间落泪的镜头。我甚至想,我要是大儿子,我早崩溃了,好几处场景换做我,我早就哭出来了,但是剧本节奏控制的极好,没有因为眼泪毁掉这部片子。

没钱怎么养四个孩子

我的带入感来自做父亲的角度,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有四个孩子,又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。如何支撑整个家庭。很难,那真是走一步看一步。金钱的压力会把人拖垮。所以,少生孩子多种树有道理。。。

是枝裕和,神之导演

这个片子,一开场就把我抓住了,母亲带儿子跟房东寒暄的那个镜头,儿子无聊的表情,以及对白的内容,瞬间就能让人了解,这个导演不简单。

越往下看,越发现是枝裕和对细节的把握能力,我觉得他就是黑泽名所说的那种没事就拿个小本本写个小剧本,小想法类型的导演。否则不可能抓住生活中如此多的小细节。

当然,我觉得这个导演,有点变态,不是贬义。普通人,至少是我上一代人,很难欣赏这种极度虐心的电影,可以说是挑战受虐极限的电影。

我准备把是枝裕和的电影列个清单全部看一遍。

戛纳最年轻影帝

回头看了豆瓣才知道,扮演大儿子,阿明的小演员凭借《无人知晓》获得了戛纳最年轻影帝。

不过,里面所有的演员都很专业,我反倒觉得小儿子的那股傻劲更难演。。。导演的功力可见一斑。

《无人知晓》是日本导演智雨荷根据真实案例拍摄的一部电影。

主要内容是关于一位名叫福岛惠子的单身母亲,她有四个孩子,即12岁的大儿子明、11岁的女儿紫晶、5岁的儿子毛和3岁的女儿肖雪。

这四个孩子来自四个身份不明的缺席父亲。惠子是这样的一个女人:她已经到了一个只有在阳光下才能感觉到美丽的年龄。

她那巨大的眼袋看上去憔悴而有些严肃,但她的媚态,一个年轻女孩的装束,还有她长长的金发,都让人看不出她是一个“母亲”,她已经准备好为自己承担沉重的生活负担。

她逃跑的方式是把孩子藏在房间里,不让他们出去上学,对每个人隐瞒这一切,同时对自己撒谎。因为“我也有幸福的权利”,她两次离家出走,第一次离家约一个月,第二次再也没有回来。

她选择和男友住在东京的某个地区。镜头停留在这个狭窄的房间里,拍摄了四个孩子的生活和命运。

这是一场悲剧,但电影里没有怨恨和仇恨,没有悲叹和呐喊,平静和平静的气质,明亮的灯光,轻快的音乐,没有起伏,只有安静的日常描写。海浪很平静,但也不是无动于衷。

只有通过长期的观察,才能感受到这种平静的东西:深深的绝望、恐惧、强烈的情感、不甘和想和普通人一样生活的欲望。压碎、蒸腾、翻滚,又恢复平静。

这部电影揭示了一种极其强大的力量:努力生活的是生命的能量,超越这一切的也是生命的法则。

在这部电影中,有两个时期引起了我的兴趣:一个是惠子第一次离家,大约一个月。一个是惠子第二次离家出走,直到电影结束,大约需要一年时间。

不是说时间本身引起了我的兴趣,而是时间的表达引起了我的兴趣。

智贺以独特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时间。

一是季节的变化。电影中有一年是从夏天的福岛一家人搬进新家开始,到夏天的福岛一家人的孩子走在街上结束。

我中间经历了圣诞节、新年等节日。智贺通过季节的变化写下了时间:深秋的时候,外面戴了一条围巾。秋冬季,母亲还没有回来。

孩子们在窗口等着,在玻璃上的白色空气中写字。春天樱花盛开。

夏季蝉鸣。没有空调和风扇,房子被切断了水电,四个孩子被关在房间里,一声不吭地静静地度过了这个寒冷的夏天,每个人的皮肤都湿透了,头发都被卡住了。

夏末,小雪意外死亡。明把小雪埋在机场附近的空地上,和外国游客沙市在一起。

夜风凉爽,吹着他们的头发。这是智雨荷写日本传统文学的方式,如俳句散文、变幻的风景、变幻的季节和时间的流逝。

二是细节的变化。一个细节是指甲油。电影一开始,惠子有一天很感兴趣地晚回家,用自己的指甲油画了紫晶。

据说父亲是一名音乐制作人。渴望弹钢琴的紫晶有一双白皙纤细的手,鲜红的指甲油使那双手更漂亮。

惠子第二天第一次离家,大约一个月。这部电影没有透露对话的确切时间。只有紫晶的手和指甲油即将脱落。

一个细节是蜡笔。小雪喜欢用蜡笔乱涂乱画。电影一开始,她有一盒几乎全新的蜡笔。她整天乱涂乱画,很开心。

外国留学生沙希是一名遭受排斥的女学生,在学校里几乎自我封闭,第一次走进福岛的家时,她的脚被一个小东西戳了一下。

那是一个只有黄豆粒大小的蜡笔头。小女孩白雪满面笑容,在电影里只出去过两次,被放在盒子里,拖进家里,被放在盒子里,从家里拉了出来。

最后,他们和箱子一起被埋葬了。用蜡笔涂抹的小女孩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。而这个残留的蜡笔小头提醒人们,除了画画时间,她的短暂生命,其实没有其他的娱乐、寄托和可能。

一个细节是钱。惠子第一次离家,留下一笔钱给孩子们,大约一万日元。
    发表于 2018-07-20 09:17:32
  • 阅读 279
  • 分类:电影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司马懿
司马懿

产品经理/客服

383 篇文章

最新答案 最近更新 浏览排行